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星月诗话 >> 短篇 >> 传奇小说 >> 【星月】逢场作戏(小说)

编辑推荐 【星月】逢场作戏(小说)


作者:游子鹏飞 秀才,1195.7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65发表时间:2018-02-10 23:20:02

五月戈壁的荒原,迎来了几滴贵如油的春雨,便感觉云低草新,罪恶多端、恶贯满盈的沙尘暴天气,到得了一丝丝的收敛,尤其是傍晚时分的旷野,没有了沙尘暴天气的横征暴敛,感觉从远处送来一丝丝清风,给人一种心旷神怡、安静祥和的舒适!白天劳累了一天的人们,都浸透在朦胧的夜色中,不因为心灵粗糙而张狂、嗜血!
   偶尔,在空旷的戈壁上空,几只展开的乌黑的翅膀,裸露着红红的嘴巴,发出几声“呱呱呱呱”刺耳叫声的黑乌鸦,一掠而过。也许,乌鸦是“叫丧”“不报喜”,这是它的特长,却能够看到那些聪明的人类看不见的东西,已经预计到了某些人的死亡,超越了时空的界限,才发出刺耳“呱呱呱……”的叫声,告诉曾经辱骂它、唾弃它某些愚蠢、无知的人,让他先有察觉。可又是“乌鸦叫丧,有人死亡”的先兆,让那些失去道德底线的人,给它不加思索的扣了一顶“绿帽子”,不称呼它的大名,却叫它“报丧鸟”。可是那些坏事做绝、丧尽天良的人,一旦听到它叫,就会毛骨悚然、产生恐惧感…….
   可偏偏在这个寂静的傍晚,先听到了几只黑乌鸦,在戈壁荒原的上空,发出几声低沉、尖锐、刺耳沉长的叫声,划破了戈壁的静谧!
   紧接着“爹啊!李爹!我的亲爹爹,怎么好端端的一个人,说走就走了呢?你这个不给我争气的该死的死老头,我还没来得及孝敬你,连一天清福都没享受到,就这么突然走了!都怪我今天贪杯,为顶头上司幕友宗接风洗尘,多喝了一杯酒,你就这么悄无声息的静静地走了!让我也没看上你最后一眼,以后让我怎么过啊……”这大哭小叫的声音是从李老头死后的房间,邢三胖大呼小叫的哭声中传出来的…..
   大家听到邢三胖大呼小叫哭爹的声音,朝着哭声传出来的方向走去,看看邢三胖今天哭着这么伤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是:邢三胖在平常的日子里,不务正业,猛抽烟、多喝酒,白天蹲在办公室在电脑桌前打游戏,晚上叫上几个人打麻将,是天生来的嗜好,不知道邢三胖今天怎么了?为啥哭着这么伤心?
   当大家顺着邢三胖哭声传出来的房间,看到平常日子里饭量比一般年轻人都大,并且,有势力、有背景、高薪待遇的李老头,直挺挺的躺在床上,面如土色,双目闭着,既看不到出的气,又看不到进的气,没有一丝丝存活的迹象。却只看到邢三胖,穿着一双脱靴,闻到满身散发着浓烈的酒精味,一边不停的大声喊着:“李爹呀!我的亲爹爹,你怎么了?赶快醒来吧!”一边使出全身得力气,双手紧紧抓着李老头的双腿,不停地左右、上下使劲摇摆,给做急救措施……。让大家奇诡的是,只见到邢三胖“雷声大、雨点小”的叫声,却没看到掉下一滴眼泪!
   都说“高人不露馅”。在平常的日子里,从来没看到邢三胖对有背景的李老头孝顺过。甚至,大白天遇见了不打个招呼,见了李老头,就好像见了陌生人似的,从来没显示出父子之间的一层关系。让大家想不通的事情是:今天邢三胖为什么表现的那么出色?
   大家也知道一点邢三胖的特长和他的一些小技俩,从他妈妈的肚子里一生下来,就不务正业,只知道钻营拍马,混了个小科员。利用一席用武之地,白天坐在办公室电脑桌前打游戏,晚上就吆三喝四打麻将。平常的日子里,见了比他地位高一级的官,低头哈腰的见面问个好,打声招呼;见了和他平级的没共同语言,只是路过而已;见了他的下级,摆着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子,好像谁都欠他的似的!久而久之,所有的人,见了他老远的绕道而行。
   今天,李老头突然一命归西,邢三胖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当着幕友宗顶头上司的面,表现的淋漓尽致。让大家真正意识到邢三胖还有一套看风使跎、察言观色、巴结逢迎和逢场作戏拿手的本领!
   大家私下纷纷议论,各种说法都有。有人说:“邢三胖是李老头的收养的儿子,由于李老头把日子过的穷困潦倒,邢三胖混了个小职员,怕李老头自己的养父,给自己丢人现眼,原来的名字叫‘李三胖’,后来改名换姓,就跟着自己亲生父亲的姓了,改成‘邢三胖’。
   有人说:“邢三胖这个家伙,别看白天装着人模狗样,却长着一副势利眼,两个肩胛骨抬着一张是非嘴,满腹的心计,一肚子的祸水,经常起事生非,是个薄情的家伙;尤其是能把钻营拍马的看家本领,发挥到极限。”
   李老头和邢三胖之间,原本没有半点的瓜葛关系,今天看到自己的顶头上司幕友宗在始发现场,用下流无耻的手段,出色的表演一番,把死去的李老头,突然间认成自己的爹爹。为了给自己的顶头上司幕友宗表现自己是如此地心地善良,敢于奉献,在突发事情面前,勇往直前,敢于担当。再加上处处为他人着想,心地善良的体现,把一命归西的李老头,当着自己顶头上司的面,叫声“爹爹”,只不过是逢场作戏,无中生有的事情。
   更主要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自己的顶头上司幕友宗,把自己记在心里,看在眼里,让他给自己的一言一行,留下个好影响给自己的顶头上司幕友宗,以便以后让他把自己加以提拔和重用!
   也有人说:“死去的李老头和邢三胖的顶头上司幕友宗之间,有一层密的不可告人的关系。邢三胖也知道他们之间的一层特殊关系和一些微妙的事情。之所以今天他利用机不可失的良好时机,借着李老头一命归西带来的大好机会,使劲的在幕友宗面前,钻营拍马,全力以赴,得到幕友宗上司对自己的好感。”
   邢三胖是不会错过任何机会的,为了得到自己的顶头上司幕友宗对自己的好感和信任。才把死去的李老头一声“爹”长、一声“爹”短的叫,来了个死马当作活马医的遮人耳目,演绎出了一段逢场作戏的拿手绝活。
   为了得到自己的顶头上司幕友宗对自己的好感。对于钻营拍马、急不可求、一心想当官的邢三胖来说。处之无奈的情况下,他才是把死去的李老头认成自己的“爹”的。当着大家的面这么做,发自他内心的目的只有一个:让自己的顶头上司幕友宗认可自己、看上自己和信任自己。自己在大事情面前一点不含糊,该出手的时候就出手,像这样的下属,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以后有机会晋升和提拨,自己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当幕友宗看到邢三胖在死了的李老头面前,当着自己的面,没完没了的演戏,影响到大家妥善处理后事的时候,来了个顺水推人情,面带着微笑,对着邢三胖亲切的说道:“老邢啊!老邢,做人和做任何事情,要适可而止,再说,人死之后不能复活,黄泉路上没老少,请你多保重,节哀顺变吧!”
   这时的邢三胖才才停止了给他的爹爹李老头,做急救的措施,装腔作势的使劲茶搽了搽本来没掉下一滴泪的一双势利眼,头也不回的悄悄地溜出了处理后事的人群,再也没看到他的踪影,哭完他爹李老头,谁也不知道上哪儿去逍遥了……
   可那些在戈壁荒原上空盘旋、鸣叫、飞翔的黑乌鸦,不因为李老头的死而停止。反而,叫声格外凄凉,也许是嗅到李老头死体腐烂的味儿,越来越强烈。依旧发出“呱呱……”的叫声,也许是它们不会唱好听的歌儿,缺少了歌唱家的喉咙,也不会迎合人心,还是只知道各尽职守。
   那“呱呱……”让人毛骨悚然的天籁之音,不停地向荒芜的戈壁宣誓、报丧,它们先知先觉的本领,要比人类强百倍,不会随着一些人权利的高低而停止鸣叫,一视同仁,只要有人一命归西,它就会叫,来尽自己的职责,因为,它就是报丧鸟。可偏偏那些愚昧无知的人都厌恶它、唾弃它,就一看不到它叫,恨不得拔了它的皮、毛!
   也是在这个时候,永远再听不到邢三胖大呼小叫,“爹爹呀!我的亲爹……”,哭他爹爹的声音了!也许是他的顶头上司幕友宗,利用权利给镇压住了他玩弄的小把戏;或者是他心里的褶子太大、太厚,沉迷于当下,无动于衷的原因。
   随着夜幕的逐渐降临,乌鸦也飞走了,听不到了叫丧的声音。邢三胖也许是折腾累了,早进入“黄粱一梦”。可是邢三胖的爹爹李老头,从此永远的走了……
   朦胧的夜色依旧,一切恢复了往日的静寂!
  

共 303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当读完这篇小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悲痛。是什么呢?我宁愿相信,只有在失去的时候,才会明白拥有时的可贵和来之不易。这篇作品起初给我这样一种误解,也是让我阅读下去的欲望。人有的时候,还真是个矛盾的动物。只有在下雨天的时候,才会很想念很想念晴天里的蓝天白云。当一个人为了自己利益和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而放弃脸面不讲仁义道德,这是可悲的,是无耻的。相信读者在鄙视邢三胖的同时,也肯定让他的演绎所折服。佩服他把逢场作戏演绎得惟妙惟肖,形象生动,把一个小人的嘴脸展现在读者眼前。这篇小说情节设置巧妙,文字细腻,读来让人回味。如此佳作,推存共赏。【编辑:芒乡化十龙】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芒乡化十龙        2018-02-10 23:21:43
  感谢老师赐稿!!
   小说很出彩!!欣赏!!
2 楼        文友:芒乡化十龙        2018-02-10 23:22:13
  编辑不足,希望老师见谅!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